您的位置: 秦皇岛资讯网 > 娱乐

出口型鞋企诉苦制造商承压内销水太深外销无

发布时间:2019-10-09 21:16:11

  出口型鞋企诉苦:制造商承压 内销水太深外销无改观

  背着日益攀升的制造成本以及沉重的渠道费用所构成的十字架,不少出口型鞋企本期望能在内销路上杀出一条血路,结果却陷入更深的包围。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由于国外市场疲软,众多鞋企纷纷尝试内外销两条腿走路。然而,能够在国内市场上闯出一番天地的鞋企却寥寥无几,甚至有企业一不留神差点导致资金链断裂。

  亚洲鞋业协会秘书长李鹏告诉《第一财经》,目前拓展内销市场的鞋企,预计赚钱的不足20%,国内品牌大多数都在亏钱,出口型鞋企在国内市场基本上未能找到成功模式。

  2013年,国内服装鞋帽、针纺织品零售额共计11414亿元,同比增长11.6%,比2012年18%的增速有所放缓。受国内消费放缓的影响,女鞋巨头百丽国际、运动鞋巨头裕元工业以及由裕元工业的零售事业独立分拆上市的宝胜国际等多家鞋企去年增速都较低。

  最新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百丽国际鞋类业务同店销售增长仅为1.3%。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生产、分销及零售的裕元工业以及宝胜国际去年合并营收分别为75.80亿美元以及17.75亿美元,分别仅增长4.1%以及1.8%。

  制造商承压

  东莞一家鞋企老板周平(化名)昨日告诉《第一财经》,目前该企业返厂工人只有200多人,还不到春节前的三分之一。他的鞋厂最高峰时员工高达3000~4000人,近几年来员工数量一减再减。

  金融危机之后,周平开始走上转型之路,从大批量贴牌生产转向小批量的自主设计研发,并于2010年开始试水内销。几年过去,经营状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糕,去年还曾一度濒临破产。

  周平说,金融危机前,东莞制鞋工人月薪只有1000元出头,而目前3500元也未必能找到熟练的工人,加上五险一金,让企业负担很重,无论是出口还是内销,都很难赚到钱。之前,东莞几千人甚至上万人的工厂都比较常见,现在800人以上的工厂已是罕见。内忧外患之下,他的企业在去年差点关闭,因为从制造到零售,整个链条拉得太长,顾此失彼,尤其是在外销不景气的情况下,难以反哺内销,他不得不放缓了内销脚步,原计划3年冲上100家店,但开到50家已非常吃力,最后陆续关掉10家左右。

  而已将工厂迁移到广州20多年的台商林宗(化名)对此深有同感,尽管他的公司在大陆已积累了一定的市场经验,拥有多个销售渠道,但仍对大陆市场的策略持审慎态度,放缓拓展速度。他近日告诉《第一财经》,已将几十家专卖店大幅裁掉,集中精力稳住自己擅长的制造业,如今内外销都不好做,整体上外销情况还好些,而内销基本难以撬动,代工厂确实很难从制造领域跨越到商业领域,100家鞋代工厂,能成功转向品牌零售的可能仅1家,他没有必要继续为1%的概率冒险。

  林宗的家族从事制鞋业已超过50年,他的工厂高峰时期大约有2万人,而金融危机爆发后,逐年缩减到目前的5000人左右。 假如工厂的土地不是我们买下的,以及考虑到不少工人已经跟了我多年,也许我会将工厂关掉或搬到其他地方。 林宗对大陆鞋业的发展前景感到很失望。

  去年,全球经济仍然未走出低谷,各国的客户仍趋保守而谨慎支出,出口制造商在收益方面压力巨大。再者,大陆各项成本如最低时薪及员工福利待遇提高等亦加重企业负担,林宗的企业去年利润出现下滑,仅去年上半年的营业额就下滑25%,减少了上千万美元。

  裕元工业也难逃利润下滑的命运,去年1~9月,虽然营业额较上年同期上升3.2%至55.59亿美元,但毛利下跌3.4%至11.82亿美元,这主要因为工资成本上升,加上产能搬迁和调配生产能力引致生产效率降低。同期,宝胜国际毛利下跌5.7%至3.72亿美元,主要因为国内品牌的销量明显减少,加上推广折扣活动以降低库存。

  近年来,裕元工业以及宝胜国际的母公司宝成工业正加速将生产线往东南亚转移,仅2012年就在大陆砍掉51条生产线,尤其是珠三角生产线明显减少,而同期在印度尼西亚以及越南的制鞋生产线明显增加。

  世界主要的制鞋以及出口基地广东,由于制造成本上涨以及部分订单被东南亚鞋企分流,出口量呈现下滑的趋势。2013年,广东出口鞋34.1亿双,比上年同期减少5.9%,价值139.2亿美元,增长5.2%,出口均价为每双4.1美元,同比上升11.8%。

  在此情况下,林宗认为当务之急还是稳住外销,减少不必要的开支,站在商人的角度,首先砍掉大量不赚钱的内销业务。 这也是对员工以及股东负责的做法,有些工人已超过50岁,一旦失业,不容易找到工作。周围不少鞋厂陆续关闭,营运成本太高,假如连制造的大本营都未能巩固好,转型升级谈何容易? 林宗感叹道。

配饰
散文精选
野史秘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