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秦皇岛资讯网 > 时尚

随身空间之田园小神医 第九十六童 石铁的请求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3:49

随身空间之田园小神医 第九十六童 石铁的请求

翌日清晨,刘书浩一大早就相约两个堂哥进狮子山外围打野味去了,按他的说法是去学校报道前的,最后一次放纵,说是去打猎但是现在有规定打猎不准使用猎枪,他们也就是做做陷井,如果碰到猎物了就是空手蛮干,幸好几人都是学过拳脚功夫的,寻常野物还跑不过他们。

刘书晴想做些耐放的饼干和一些水果干给他带去,还有等一下看他们有打回什么野味,可以做些肉干他带上。

直到中午几人才回来,只带了回两只山鸡,和一只野鸭,刘书晴的肉干计划算是泡汤了,只能打让杨敏带一点回来了。

刘书浩口沫横飞的对刘书晴讲述狮子山里的情形,听得刘书晴心里痒痒的,真想进去看看,那座山那么大,里面一定有不少好东西。

杨敏下班时果真带回猪肉,刘书晴把按着前世做过的步聚将猪肉制成肉脯,幸好石海这个吃货,因为刘书晴提了一下用烤箱,烤出来的烧鸡更好吃,隔天就搬来一个烤箱让她给烤几只给带回去。所以现在才有办法将调好的肉泥,烤成美味的肉脯,刘书晴良心发现地想着,下次专门为他做些辣味的肉脯让他解解馋。

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聊天,刘启华说到要送书浩去学校时,刘书浩摆着手拒绝道:

“爸,我自己能行的,同行的还有两个同学,没问题的。”

刘启华正要说什么时,门口传来石铁的大嗓门:“华哥,我来了。”话落,石铁手里提着着大包小包地就进来了,一个大把金刀就坐在椅子上,刘书晴姐弟俩亲切地与他打招呼。

“好,算算时间书浩该去京市大学报告了吧,真了不起,你们几个,一个比一个厉害。”石铁哈哈大笑说道。

“铁叔,谢谢你送的笔记本电脑了。”刘书浩端了杯花茶给他,石铁接过花茶喝了一口砸巴砸巴嘴道:“这是花茶吧,适合女人喝,还是喜欢喝绿茶。我带了两瓶酒过来,待会我们喝这个”

“怎么这个点过来,有什么事吗?“张振雄问道,刘启华也盯着他瞧。石铁闻言转头看刘书晴道:“其实我这次是来的晴子,跟我到市里救人的,一个朋友的女儿,一家人弄得愁云惨雾的。我给推荐了晴子。晴子,要麻烦你跑一趟了。”

“市里的?他们没有去市医院治疗吗?”刘书晴疑惑地说道,毕竟市里的医生质量还是挺不错的,怎么舍近求远跑来让她治呢。

“哎,说来话长,医院能治,但小姑娘不让治,去医院就要死要活的,她的父母轻了不行,重了不敢,被弄得没办。”石铁叹气说道。

“那好吧,我过去看看吧。”见铁叔都开口请求了,刘书晴也不推脱,先去看了情况再说。

“太好了,我们明天早上就走,我今晚就不回去了,还可以留在村里陪陪我爸。明天我们就出发,顺便送书浩到车站去坐车。”石铁一拍桌子说道,然后开了酒给刘启华倒上,最近一忙好久没跟他喝酒了,就在他要倒一杯给张振雄时,被徐丽娜用手挡住杯口,“石大哥,他现在可还不能喝酒哦。”

石海这才记得,挠挠头打哈哈的笑了几声。

转眼一夜过去了,刘书晴提着前阵子,石铁为她从镇医院。熟人那里买回来的最新款的药箱就出发了,他们先送刘书浩到市里的火车站去和同学会和。跟刘书浩依依不舍地道别后,刘书晴就跟石铁前往病人家里。

床上躺着十八九岁的漂亮少女,却是面无人色,形容枯槁,双眼无力的抬着,整个人看着毫无生气,正是刘书晴此行出诊治的病患。

石铁领着刘书晴刚进入院子

,就听到里面传来愤怒的男声。一个恼怒的斥责声:“现在的学生都是怎么回事,还没弄清情况,就随便乱说。还有学校里的那些个老师,还为人师表呢,还没弄清情况,就枉下断论,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胡乱指责学生,难道他们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人的吗。”想起女儿因为在学校受到所有学校的指漫骂,一时想不开居然投了河,被救起来时泱泱一息的模样,孟立安气得泼口大骂。

“这么大一个学校,学生有事不先了解情况,就武断的定了她的罪,还蔑视地态度指责羞辱她,不像话,至少得先联系我们家长再说啊。”孟立安狠道。

“小雪已经两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了,我真担心啊。”赵玲哭道,满脸泪痕也顾不得。

看着形容憔悴的妻子这些天为这事操碎了心,不知哭了多少回,往日最是注重容颜的她如今也顾不得打扮,孟立安上前揽住她的肩膀,在一旁安慰着。

这些年来女儿乖巧懂事,从小生活学习上从来没叫他们夫妻操过心,成绩才艺样样出彩,却因为这次生病差点毁了,怎不叫他心痛。

石铁听到这里,心里也不好受,他下意识地望向一旁的干女儿,说起来朋友女儿的遭遇和干女儿有点像呢,只不过她是因为生病,被误以为怀孕的。他轻咳一声,朝里喊道“老孟,我们来了。”说完就领着刘书晴进去。

这是一个复式的客厅,见他们进来坐在沙发上的一对中年夫妻站起来,赵玲忙抽出几张纸巾,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声音沙哑地开口希冀地道:“石大哥,你来了,有没有把大夫带过来啊。”

石铁让开身子让刘书晴的身子露出来,孟立安夫妻俩面面相觑,见来人是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孩,还挺着个大肚子。如果不是她手里提着个药箱,他们只会以为这是个稍微年轻点的年轻妈妈。不过孟立安不愧是久经商场的人,立即回神客气地道:“这个就是老铁你说的,医术很好的干女儿吧,麻烦你跑一趟了。”

“叔叔,阿姨好。没事的,你们能具体跟我说说病人的情况吗?刚刚铁叔也没有说清楚,只说了大概,”刘书晴礼貌地向他们问好,看出俩人眼神里的怀疑,不过这也正常的,谁第一次见到这么年轻的大夫,第一反应也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这跟中医这个医种的特性有关,多数人的概念都是医术高的中医,都得是胡子一大把的老人家。

“事情得从一个月多前说起,那时学校快期末考的时候。学校打来说,我女儿私生活不检点,学校已经开除她了,叫我们去处理。我们到了之后发现她可怜地抱着蹲墙角上,一群学生个个言词恶毒地辱骂着她。我们才发现女儿的肚子很大,就像怀孕四个月一样,可我不相信,我乖巧懂事的女儿,会早恋甚至偷尝禁果,我教养出来的女儿绝对不会干这事的,果然我们带她到医院去检查后,才知道她生病了,肚子长了个脂肪瘤。”赵玲说着说着泣不成声,那天的画面她回想一次心碎一次。

孟立安见妻子情绪失控便接着说,他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给他们听。如珠如宝的女儿十六年的女儿,自己和妻子从来重话都没有说过她,没想到一因为生病了,居然在学校受到这样的欺负。当他和妻子赶到时,她可怜地抱着蹲墙角上,周围围着一群学生个个鄙视地朝她身上扔东西,言词恶毒地辱骂着她。

来宾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台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赤峰治疗卵巢炎方法
来宾治性病好的医院
台州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